酒鬼 薔薇 聖 斗 本。 日本酒鬼薔薇聖斗事件完整始末,前少年A的生命筆記

酒鬼薔薇聖斗事件

酒鬼 薔薇 聖 斗 本

Aは中学3年時の、殺害に及んだあとに訪れた、あまりにも異様な性衝動についてさえ記述している。 殺害現場となった「タンク山」から切断した頭部を風呂場に持ち込むと、 〈この磨硝子(すりがらす)の向こうで、僕は殺人よりも更に悍ましい行為に及んだ。 (略)おそらく、性的なものを含めた「生きるエネルギー」の全てを、最後の一滴まで、この時絞りきってしまったのだろう〉 14歳の少年は死者の冒涜という、人として考えられる最も罪深い行為で、恍惚感を味わったというのだ。 一連の残忍な犯行の動機に関しては、逮捕後の精神鑑定で「性的サディズム」という言葉により説明されている。 それから18年、「文学風」に色づけし、自己陶酔的に動機を説明したA。 逮捕後、家庭での親密体験の乏しさを指摘されたAは関東医療少年院で、主治医を両親に見立てた「疑似家族計画」により、社会復帰への適応能力を更生するプログラムが施されている。 「この母親役を務めた女医はAの実母よりも3歳年下だが、細面の美人だった。 当初は異性に関心を持たなかったAが、しだいにこの女医に心を開いていったのです」(法務省関係者) ところが、Aが少年院に入って2年目に思わぬ出来事が起こる。 別の少年がこの女医についての悪口を言い、それを耳にしたAが暴れだしたのだ。 「Aは豹変し、奇声を上げてそばにあったボールペンをつかむと、この少年の目に突き刺そうと大立ち回りを演じたのです。 それまで性的興奮を得るのに残虐な行為に及んでいたAの関心が、初めて女性に向けられたという治療の進捗を感じさせたところではあります。 しかし、安直に凶暴な手段に訴える点では、まだ治療が必要であることも明らかになりました」(法務省関係者) その後、プログラムを終了したAは04年3月に少年院を仮退院した。 しかし、その後も再び事件を起こしていたのだ。 「仮退院しても保護観察中だったAは、定期的にカウンセリングに通っていた。 その途中、少年院でAの母親役を務めた女医に性的興奮を抱き、押し倒してしまったのです。 母子としての信頼関係が深まるにつれて、医師を母親ではなく異性と見た末に及んだ行為でした」(医療ジャーナリスト) Aは前述のとおり、05年1月1日に本退院する。 美人女医はAの身元引受人となるが、その存在は手記で触れられることは一切なかった。 しばらく都内に潜伏していたAは、同年8月に〈電車を乗り継ぎゆかりもない土地へ降り立つ〉と、地方都市へ1人旅立つ。 現地で建設会社の契約社員として2年ほど勤務していたことも記されている。 この電話の主は、愛媛・松山市のヘルス嬢Pさん。 「私のお客さんで年齢も見かけも酒鬼薔薇にソックリな人が来ていたんです。 太い眉とつり上がった目が、事件当時に出回った写真の顔と同じでした。 お店では『自分は長い間幽閉されていた』と話していました」 Pさんに接触すると、この男の一風変わったプレイが明らかとなった。 「プレイ前にはいつも『愛するママへ』と書かれた手紙を渡されました。 シャワーを浴びたあとは、『ママ、だっこして』と甘えてきて、動物のように私の顔を舐め回すんです。 だけど、いつも射精に達することはありませんでした」 手紙の筆跡は脅迫状に酷似していた。 またPさんが証言したこの男の住居は、Aの母がいたこともある地方都市にあった。

次の

【ぬぐえぬ影 連続児童殺傷20年(上)】「命がけで来てんだよな」元少年A、直撃の文春記者に態度豹変 闇に消えたのは「モンスター」なのか(1/3ページ)

酒鬼 薔薇 聖 斗 本

事件經過 [ ] 「酒鬼薔薇聖斗」是東慎一郎所用的自稱,曾因日本傳媒錯誤報導而被稱作「鬼薔薇」。 他在1997年3月至5月間殺害11歲男童土師淳及10歲女童山下彩花,根據記錄及其後出版的自傳,在此之前他已有虐殺動物的習慣。 由於日本司法程序嚴禁明確揭露少年犯的身份,故在日本的法律文件上,他被稱作「少年A」。 2005年,《》報導了含有少年臉部的相片。 本案由三個事件構成,其中最具代表性的被認為是第三事件。 由於第三事件的殺害手法類似「劇場型殺人」,加上媒體的大幅報導,因此引起全日本民眾的關注。 第一事件 [ ] 1997年2月10日,下午4點半左右,在神戶市的街道上,兩名小學女學生被少年A從後用槌子攻擊,其中一人重傷。 女童在當時目擊犯人穿著、手持學生用的。 知道了這件事情的父親,向少年A當時就讀的國中要求提供學生的照片,以讓女兒指認犯人;學校卻透過警察拒絕了這項要求。 於是該父親向警察提出被害報告後,再度要求指認學生的照片,結果還是無法獲得答應。 (在少年A被逮捕後,引起許多類似「學校的應對措施根本是在包庇犯人」的批評意見。 ) 第二事件 [ ] 3月16日,中午12點25分,神戶市的少年A向國小女童山下彩花詢問廁所的位置,山下帶領他到學校的廁所時,少年A對女童說「把脸转过来吧,我要谢谢你」 ,隨即用鐵攻擊女童之後逃逸。 其後山下被送往醫院,在3月27日因為挫傷而死亡。 此外,中午12點35分左右,少年A在逃離約200米外,被另一名同校的國小女童看見,少年A隨即用小刀(刀刃長13公分)刺向該名女童的腹部,讓女童負傷2個星期才痊癒。 第三事件 [ ] 被害的國小學童—土師淳 5月24日,下午約1點半過後,同住在神戶市的少年B土師淳在前往祖父家途中,與認識的少年A偶然相遇。 當時少年A正尋找犯案目標,少年A認為比自己年少的少年B(11歲)較容易殺害,因此少年A以「有的」為由將少年B誘拐至附近的高台上,用子將少年B勒死,並將少年B的遺體隱藏在該處後離開。 5月25日,少年A再到案發現場將少年B的割下,並放入事先準備的帶走隱藏。 在少年A後來的精神鑑定報告指出,當時少年A曾向遺體射精及在遺體的面部割開傷口以飲其血。 5月26日,中午過後,少年A將少年B的帶回家中清洗。 同日,警方對行蹤不明的少年B展開搜索,但沒有結果。 當天晚上曾有警察查問過剛遺棄兇器的少年A。 5月27日,凌晨1點至2點左右,少年A將少年B的帶到神戶市內的中學校門口後返回住所。 直至上午6點40分,少年B的頭部被學校的管理員發現。 頭部上還有兩張紙片,內容為少年A犯行的聲明文章。 同日下午3點警方於該校500米外的山邊發現少年B的遺體。 愚鈍的警察諸君,試著來阻止我吧。 關於殺人我感到非常的愉快。 好想看到人的死亡。 用死亡來制裁骯髒的蔬菜吧,用流血來制裁我經年累月的怨恨吧。 據少年A被捕後供稱,該文字是少年A將「 スクールキラー」直接以拼音的方式串出,在後來寄送到神戶新聞社的信件中已把「 キラー」拼成「 KILLER」,但少年A當時並沒有注意到「 スクール」的正確拼法為「 SCHOOL」。 6月4日,神戶新聞社收到由「酒鬼薔薇聖斗」寄出的「犯行聲明文」。 內容為兇手的犯案自白。 在案件偵查的過程中,警方曾一度懷疑兇手為20至40歲的男子。 但偵查其間少年A亦曾多次被查問,部份調查員在閱讀過有關少年A的報告書後對少年A起疑,加上少年A亦是3月時的兇案的嫌疑犯,警方開始對少年A作秘密調查,當中包括向少年A的學校索取少年A的筆跡,加上2月受襲擊的女童認出少年A,警方因此斷定少年A與本案有關。 6月28日,晚上7點5分,年僅14歲的少年A因被懷疑殺害少年B及侵害他人身體而被逮捕,並發現部份兇器。 在他被捕後,少年A亦很快的承認他在3月16日殺害了替他指引廁所方向的國小女童,並且曾襲擊了三名女童。 此事在日本社會造成極大的衝擊。 警方認為少年B被殺害的方式和字條,讓人想起1960年代的「」。 其他信件和「鬼薔薇」 [ ] 有事件的的住宅街 6月4日,神戶新聞社收到一封關於本案件的信。 信中提及「酒鬼薔薇聖斗」承認殺害及將少年B斬首和致其他人遭受傷害,並威脅將會有更多兇案。 第二封為沒有寄件人地址的信,郵戳日期為6月3日。 咖啡色的信封內有三頁共1,400字的信件,同樣用紅色墨水寫成。 信上包含了六個字「酒鬼薔薇聖斗」,分別代表「」(酒)、「」(鬼)、「」(薔薇)、「」(聖)、「」(斗)。 這也是在少年B頭部上發現的紙條上的字眼。 信件的開頭是「現在,就是遊戲的開始。 」,信中亦提及「當我殺人或導致他人身體遭傷害時,我覺得自己從持續的憎恨中獲得自由。 我能夠從中得到和平。 減輕我的痛苦的唯一方法——就是增加其他人的痛苦。 ……我把我的生命當作賭注押在這遊戲上。 如果我被逮捕,我會被處以,所以警方會憤怒和堅持的追捕我。 」信中還斥責日本的教育制度,他寫到「強迫性的教育造就了我,一個透明的存在」。 在剛開始引起的一陣社會恐慌中,日本媒體曾將兇手的名稱「酒鬼薔薇聖斗」誤報為「鬼薔薇」。 這個錯誤激怒了兇手,他於信中的終段提及:「從現在開始,如果你們再唸錯我的名字,或再做使我憤怒的事,我將會在一個星期內弄爛三颗蔬菜。 如果你們認為我只會殺害兒童,那真是一個大錯特錯的想法。 」(精神科醫生認為兇手把其他人當作是「蔬菜」,是不把人當人看。 ) 事件後的發展 [ ]• 1997年10月13日,神戶家庭裁判所判定將少年A送到少年感化院進行診斷。 少年A被移送至「」。 2001年11月27日,被判斷治療相當順利,因此將少年轉移至「」。 2002年7月,神戶家庭裁判所判定,雖然治療相當順利,但是還有接受更細密的教育之必要,因此將繼續收容。 2004年3月10日,已經成年的加害男性從少年院出院,踏上重回社會的道路。 日本向受害者的家人傳達少年A假釋出院的消息。 2015年6月12日,兇手以「前少年A」的名義出版的手札《絕歌》( 絶歌 神戸連続児童殺傷事件、 )於日本書局正式上架,書中自我剖析犯案前的性衝動和精神狀況,並在書本最後對死者家屬致意。 但這種消費受害人的作法遭到日本媒體的猛烈批評。 事件分析 [ ] 從「酒鬼薔薇聖斗」的個人資料中可看出,這似乎是一起典型的()併發症狀。 無論是該名少年的家人、或是整個日本,都忽略了一些顯而易見的跡象。 日本的兒童在六歲時就要面臨一個極為困難嚴苛的考試。 孩子的表現大大影響了他們的整個人生和未來,這是會決定孩子能否進入良好的私立小學,或是進入受人鄙棄的公立學校。 家長對於國家的系統和制度沒有信心,「酒鬼薔薇聖斗」的母親也不例外。 即使社工已警告她的兒子的精神狀況不穩定,但她還是繼續強迫她的長子在學校要有突出的表現。 他在當時已經把虐待和殺害小動物當作「嗜好」。 很快的,當他進入學校之後,便開始對女生進行身體上的攻擊。 2019年10月 「酒鬼薔薇聖斗」除了是典型的之外, 分析家和心理學家 發現他與犯下「連續女童誘拐殺人事件」的「」 有許多的相似處。 如同1989年的「宮崎勤事件」一樣,「酒鬼薔薇聖斗」很早就走上暴力的道路。 在他就讀小學的時候,便開始攜帶鋒利的武器。 他在日記中記述:「當我像是拿著手槍一樣,拿著求生刀和紡織用剪刀時,我的憤怒就會減輕」。 在12歲的時候,他開始。 例如:在街上將排成一列後用單車把牠們輾死、切斷貓的四肢、將鴿子斬首等。 在3月16日的攻擊兇案發生之後,他在日記上寫:「我今天做了一個嚇人的實驗,來證明人類有多麼脆弱……當女孩轉向我時,我便揮動了手中的鐵鎚。 我想我敲打了她好幾下,不過我記不太清楚,因為我實在是太興奮了」。 在3月23日,他再加寫上:「今天早上,我媽說:『可憐的女孩子。 這個女孩好像快要死掉了。 』但是我沒有會被捕的跡象……因此我要感謝神明 ……請繼續保護我。 」 影響 [ ] 2000年,日本國會因為這次的事件,將犯罪刑責的最低適用年齡從16歲降至14歲。 不過,在2004年6月1日,12歲的六年級女生被身為同班同學的11歲女生(被稱「少女A」)殺害後,又再度引起是否需要再降低最低刑責年齡的討論。 熊谷的著作對冤獄主張派來說特別被重視。 冤獄說的主要論點如下:• 筆跡鑑定無法判斷聲明書為少年A所寫。 在調查中有警官對少年A說根據筆跡鑑定,聲明文為少年A所寫,而少年A聽了之後便開始了關於罪行的招供(是違法的調查,在家庭裁判所中這個招供記錄作為證據不被採用)。 關於少年A素行的證言從逮捕之後開始被大量報導,不過,很多證言只是傳聞而非目擊,無法確認。 相關書籍 [ ]• 少年A父母著:《生下少年A——父母的悔恨手札》• 土師守著(被害人土師淳之父):《淳:一個被害者父親的真實告白》• 山下京子著(被害人山下彩花之母):《最後的生命力量》 參見 [ ]• ( 日语 : )• ( 日语 : )• ( 日语 : ) 注釋 [ ]• 2019-10-01 [ 2019-11-26] (日语). [ 2006-07-15]. (存档于2006-07-15). www. crimezzz. net. [ 2019-12-16]. www. ohtabooks. com. [ 2019-12-16] (日语). 中時電子報. 中時電子報. 日刊ゲンダイDIGITAL. [ 2019-12-16]. Al-Ahram Weekly. [ 2005-05-19]. (存档于2004-12-31). 外部連結 [ ]• (英文)• (英文)• (英文)• (英文)• (日文)• (日文).

次の

神戸連続児童殺傷事件

酒鬼 薔薇 聖 斗 本

我有 ,買了櫻井亞美的「 」,所以今天就索性上網查了有關於「 」的相關,連結為維基百科。 一些關於犯案的手寫信的。 注意:以下內容可能令您感到不安、恐懼或受驚,閱讀前敬請注意。 (連這句都是複製維基百科的。 被殺害者皆為小學生,犯人的行為被稱為有如魔鬼般,進行包括分屍、破壞屍體、寄送挑戰信等兇殘犯行,最後逮捕的兇手竟是一名僅14歲的少年(少年A),更是衝擊了整個日本社會。 此外,這起事件也對部份人造成了不良影響,有些人認為犯下罪行的少年長相俊美,因此成立了匿名的大型留言板,甚至還出現兇手的愛好者(影迷)。 這起事件因日本傳媒報導錯誤,所以又被稱作「鬼薔薇」。 由於日本司法程序嚴禁確揭露少年犯的身份,少年的真實姓名沒有被傳媒公開。 在日本的法律文件上,他被稱作「少年A」。 整起事件是由三個事件構成。 但是其中最具代表性的被認為是第三事件。 由於第三事件類似「劇場型殺人」的特殊犯罪手法,以及媒體的大幅報導,因此引起全日本民眾的關注。 女童在當時目擊犯人穿著西裝外套,手持學生用的書包。 知道了這件事情的父親,向少年A當時就讀的國中要求提供學生的照片,以讓女兒指認犯人。 但學校卻透過警察拒絕了這項要求,於是該父親向警察提出被害報告後,再度要求指認學生的照片,結果還是無法獲得答應。 (在少年A被逮捕後,引起許多類似「學校的應對措施根本是在包庇犯人」的批評意見)。 之後女童被送往醫院,在3月27日因為腦挫傷而死亡。 此外,中午12點35分左右,少年A在逃離案發現場約200米外,被另一名同校的國小女童看見,少年A竟使用小刀(刀刃長13厘米)刺向目擊女童的腹部,讓女童負傷2個星期才痊癒。 當時少年A正尋找犯案目標,少年A認為比自己年少的少年B(11歲)較容易殺害,因此少年A以「有藍色的烏龜」為由將少年B誘拐至附近的高臺上,用繩子將少年B勒死,並將少年B的遺體隱藏在該處後離開。 5月25日,少年A再到案發現場將少年B的頭部割下,並放入事先準備的膠袋帶走隱藏。 在少年A後來的精神鑑定報告指出,當時少年A曾向遺體射精及在遺體的面部割開傷口以飲其血。 5月26日,中午過後,少年A將少年B的頭部帶回家中清洗。 同日,警方對行蹤不明的少年B展開搜索,但沒有結果。 當天晚上曾有警察查問過剛遺棄兇器的少年A。 5月27日,凌晨1點至2點左右,少年A將少年B的頭部帶到神戶市內的中學校門口後返回住所。 直至上午6點40分,少年B的頭部被學校的管理員發現。 頭部上還有兩張紙片,內容為少年A犯行的聲明文章。 同日下午3點警方於該校500米外的山邊發現少年B的遺體。 「好了,遊戲開始了。 各位警察先生, 來試試阻止我吧。 我不想看到人類的死亡, 可是沒辦法,殺人的愉快感讓我停不了手了。 這常年積累下來的怨氣, 就讓我用流淌的鮮血來制裁吧。 SHOOLL KILL 學校殺死的酒鬼薔薇」 「酒鬼薔薇聖斗さあゲームの始まりです 愚鈍な警察諸君 ボクを止めてみたまえ ボクは殺しが愉快でたまらない 人の死が見たくて見たくてしょうがない 汚い野菜共には死の制裁を 積年の大怨に流血の裁きを SHOOLL KILL 学校殺死の酒鬼薔薇」 少年A在其中自稱「酒鬼薔薇聖斗」,並且語氣充滿挑釁的意味,字條上還用英文寫了「SHOOLL KILL」。 據少年A被捕後供稱,該文字是少年A將「スクールキラー」直接以拼音的方式串出,在後來寄送到神戶新聞社的信件中已把「キラー」拼成「KILLER」,但少年A當時並沒有注意到「スクール」的正確拼法為「SCHOOL」。 6月4日,神戶新聞社收到由「酒鬼薔薇聖斗」寄出的「犯行聲明文」。 內容為兇手的犯案自白。 在案件偵查的過程中,警方曾一度懷疑兇手為20至40歲的男子。 但偵查其間少年A亦曾多次被查問,部份調查員在閱讀過有關少年A的報告書後對少年A起疑,加上少年A亦是3月時的兇案的嫌疑犯,警方開始對少年A作秘密調查,當中包括向少年A的學校索取少年A的筆跡,加上2月受襲擊的女童認出少年A,警方因此斷定少年A與本案有關。 6月28日,晚上7點5分,年僅14歲的少年A因被懷疑殺害少年B而被逮捕,並發現部份兇器。 在他被捕後,少年A亦很快的承認他在3月16日殺害了替他指引廁所方向的國小女童,並且曾襲擊了三名女童。 此事在日本社會造成極大的衝擊。 警方認為少年B被殺害的方式和字條,讓人想起1960年代舊金山的「黃道殺手」(Zodiac Killer)。 信中提及「酒鬼薔薇聖斗」承認殺害及將少年B斬首,並威脅將會有更多兇案。 第二封為沒有寄件人地址的信,郵戳日期為6月3日。 咖啡色的信封內有三頁共1,400字的信件,同樣用紅色墨水寫成。 信上包含了六個字「酒鬼薔薇聖斗」,分別代表「酒精」(酒)、「死神」(鬼)、「玫瑰」(薔薇)、「聖徒」(聖)、「搏鬥」(斗)。 這也是在少年B頭部上發現的紙條上的字眼。 信件的開頭是「現在,就是遊戲的開始。 」,信中亦提及「當我殺人時,我覺得自己從持續的憎恨中獲得自由。 我能夠從中得到和平。 減輕我的痛苦的唯一方法--就是增加其他人的痛苦。 ……我把我的生命當作賭注押在這遊戲上。 如果我被逮捕,我會被處以絞刑,所以警方會憤怒和堅持的追捕我。 」信中還斥責日本的教育制度,他寫到「強迫性的教育造就了我,一個隱形的人」。 在剛開始引起的一陣社會恐慌中,日本媒體曾將兇手的名稱「酒鬼薔薇聖斗」誤報為「鬼薔薇」。 (酒鬼薔薇聖斗:さかきばらせいと;鬼薔薇:オニバラ)這個錯誤激怒了兇手,他於信中的終段提及:「從現在開始,如果你們再唸錯我的名字,或讓我憤怒,我將會在一個星期內殺掉三顆野菜(兇手此處的含意為他不把那些周圍的人當作人來看待。 )……如果你們認為我只會殺害兒童,那真是一個大錯特錯的想法。 無論是該名少年的家人、或是整個日本,都忽略了一些顯而易見的跡象。 日本的兒童在六歲時就要面臨一個極為困難嚴苛的考試。 孩子的表現大大影響了他們的整個人生和未來,這是會決定孩子能否進入良好的私立小學,或是進入受人鄙棄的公立學校。 家長對於國家的系統和制度沒有信心,「酒鬼薔薇聖斗」的母親也不例外。 即使社工已警告她的兒子的精神狀況不穩定,但她還是繼續強迫她的長子在學校要有突出的表現。 他在當時已經把虐待和殺害小動物當作「嗜好」。 很快的,當他進入學校之後,便開始對女生進行身體上的攻擊。 如同1989年的「御宅族殺手」一樣,「酒鬼薔薇聖斗」很早就走上暴力的道路。 在他就讀小學的時候,便開始攜帶鋒利的武器。 他在日記中記述:「當我像是拿著手槍一樣,拿著求生刀和紡織用剪刀時,我的憤怒就會減輕」。 在12歲的時候,他開始對小動物進行非常殘忍的虐待。 例如:在街上將青蛙排成一列後用單車把牠們輾死、切斷貓的四肢、將鴿子斬首等。 在3月16日的攻擊兇案發生之後,他在日記上寫:「我今天做了一個嚇人的實驗,來證明人類有多麼脆弱……當女孩轉向我時,我便揮動了手中的鐵鎚。 我想我敲打她了好幾下,不過我記不太清楚,因為我實在是太興奮了」。 在3月23日,他再加寫上:「今天早上,我媽說:『可憐的女孩子。 這個女孩好像快要死掉了。 』但是我沒有會被捕的跡象……因此我要感謝神明(バモイドオキ神,少年A幻想創造的神明。 )……請繼續保護我。 」 此外,在搜索「酒鬼薔薇聖斗」的房間之後,發現了上千本的色情漫畫、色情影片以及動畫,因此日本的政治家龜井靜香希望能禁止這些令人不快的內容,她並表示「這些完全沒有文學或教育性的電影,僅是為了呈現殘酷的暴力鏡頭而拍攝製作……成年人應該為此負責」,這次的事件讓成年人有重新思考關於這類影片的某些政策,以及他們是否僅因這些影片能夠賺錢就允許它們的存在。 少年A被移送至「關東少年感化院」。 ﹡2001年11月27日,被判斷治療相當順利,因此將少年轉移至「東北中等少年院」。 ﹡2002年7月,神戶家庭裁判所判定,雖然治療相當順利,但是還有接受更細密的教育之必要,因此將繼續收容。 ﹡2004年3月10日,已經成年的加害男性從少年院退院,踏上重回社會的道路。 這個假釋退院的情報,透過日本法務省向受害者的家族連絡傳達。 不過,在2004年6月1日,御手洗憐美被11歲的「少女A」殺害(日本佐世保小學小六女生殺人事件)後,又再度引起是否需要再降低最低刑責年齡的討論。 熊谷的著作對冤罪主張派來說特別被重視。 冤罪說的主要的論點如下: ﹡筆跡鑑定無法判斷聲明書為少年A所寫。 ﹡在調查中有警官對少年A說根據筆跡鑑定,聲明文為少年A所寫,而少年A聽了之後便開始了關於罪行的招供 是違法的調查,在家庭裁判所中這個招供記錄作為證據不被採用。 ﹡關於少年A素行的證言從逮捕之後開始被大量報導,不過,很多證言只是傳聞而非目擊,無法確認。 -- 經過很順便的查詢,酒鬼薔薇聖斗事件好像又和CLAMP的X連載時有所牽扯。 牽扯的原因,就跟這次導致暮蟬鳴泣時 停播有異曲同工之妙。 X的劇情與當時兩個日本發生的事情有牽扯到,第一是阪神大地震、第二就是酒鬼薔薇聖斗事件。 無非是因為劇情中,X裡頭殺人幾乎算是「必須」、但是常理而言不允許這樣的鼓勵青少年犯罪劇情--還挺正常的啦 ,不過我愛看。 劇情裡頭的地震我覺得只是順便牽扯而已啦,感覺起來還挺冠冕堂皇的。 其實我很訝異的是裡面的一個字眼。 「御宅族殺手」,整個訝異了很大一下。 真是的,總覺得最近對這個詞彙特別敏感啊。 XD" 回家之後再把這篇文整理一下,把圖放上來好像比較方便看……。 明天又要上課到傍晚了,想到就精神不濟。 (喂) -- 「14 fourteen」整本書是以年紀為區段所書寫的,昨天看到11歲左右。 然後我心癢的把整本書大略的翻過了一下,發現最後面有好幾篇名為「序」的篇章,對於酒鬼薔薇聖斗事件與14 fourteen的簡略感想。 由於會摘書的部分內容,整個就是有捏……。 不過我還是看完了。 整本書而論大概看了一半有了吧。 昨天有同學發現我書的封面的 熱褲。 (明明就不是這樣,硬是要這樣講。 XD) 很有興趣的把書拿走 (搶走)之後對著封面說,「 最好腿這麼細、最好腰都沒贅肉啦!」 喂喂,人家身材好礙到妳了哦。 我的重點是他相當的養眼就好,其他不是重點。 XD" 另外,Nines(9s)的心得掛點了,我一點頭緒都沒有能不能不要寫。 (抱頭) 總之內容沒有武打場面,大部分都是以科學取勝,所以建議想看場面的不要看。 XD 不過我覺得多少帶點(奇妙的)治癒系小說味道,整體內容和第一集結局會讓我想看第二集倒是。

次の